可能是因为,我的内心太过苦涩了吧。

从ph黑我到bsd我谢谢您!一直以来我都尊重您的性向,对不起,我真的不是男的,就算我是男的也不会和您搞基,谢谢。

这条没问题的话大概一个月之后删,不会有过多的浏览量,如果大家无意看到请原谅我的负能。

当我们做爱我们想些什么


当我们做爱时我们想些什么。

芥川龙之介第一次看到类似这样的问句是与妹游书展时无意间瞥到的。妹并不是作家村上的狂热爱好者,只因在黑手党就职期间被上级要求学习俄语,便慢慢开始从事翻译工作,前前后后算来已译了不少作品。后来译本出版,以新原银为笔名,将琐事全权交与中原中也处理,兄妹俩人算是撒手人寰自得一身清闲自在。

现在芥川龙之介手里拿的就是业余翻译家新原银俄译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论跑步时我谈论些什么》作品,他在落雨的黄昏完成阅读,滂沱大雨把他堵在了中原中也的家里。

如果把家理解为人类休憩的场所的话,中原中也有许多家。芥川龙之介之前只去过他横滨市里的家,而现在,他呆在干部大人深山老林里的家。这里...

最近室友看老白直播我也跟着开始畜了正好看漫画就忍不住拿中也的颜艺开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笑死我

整天和玉石呆在一起的想想就被佛光闪得睁不开眼,真羡慕

妩媚圣经

虽说同为Omega但也有好次之分,就拿芥川来说,就是最上乘的一类。Alpha在没有接触Omega之前仅通过信息素就能判断对象品质的优劣,而基于一群上层知识分子的恶趣味,通常认为拥有果味信息素的Omega最令人难以抗拒,甚至他们还振振有词说大量研究表明,这种吸引力已经超过花香信息素的拥有群。芥川龙之介的信息素是无花果,汁多味甜,在这点上中原中也无比认同那群恶趣味疯子的看法。

因为我有一个很喜欢和敬佩的太太,很有思想文采却难得谦逊,可爱的一塌糊涂,每条评论都会认真回复,说话像个小孩子。平时她和我们尬聊都显得童稚,但却经常在文章里提到死,我相信她不是无病呻吟,到了现在,已经处于这样的位置的我也能感受到她的痛苦。
所以我发誓要做一个她那样的人。

游·游·游


今天吃午饭的时候我收到了中也先生的信息,他说下个星期要去第十国。这很平常,从黑手党时代起中也先生就常常因为各种业务事宜飞往世界各地,然而现在正当和平年代,黑手党也早已不是你们所熟知的模样。实际上……现今已没有人会提起这个有如黑历史般的名字,它现在的名字叫蓝皮书(BLUE BOOK),主营军火,是政·府军的后花园,第二次异能战役后作为第一批政·府征收企业被洗白。

有着“黑道中的皇帝”的港口黑手党在横滨落马后,各种非政·府组织手中所支配的暴力筹码也迅速衰落下去。街头逐渐沦为电子仿生警·察的地盘 ,混混们廉价的性命与拳头将不再是任何帮派和组织...

我们学校的猫居然大胆到溜到寝室里蹭吃蹭喝了,那有什么办法,她颜值有那么——高,当然是选择撸她!不过等我去的时候已经晚了,隔壁宿舍的小姐姐告诉我她已经被她们一个寝室的人都轮了一遍之后跑了……

——等我到的时候就只剩这张照片了

其实我也曾经有一次在宿舍门口遇到她,她坐在路边喵喵叫,超级乖,但我急着上课狠吸一口就跑走了(没错我就是大猪蹄子哈哈哈……之后为了能和她交朋友每天出门都在兜里揣一根金锣王中王(啧别笑),可惜自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了呜呜好想和她交朋友,,,

论产后保健与夫夫和谐(11)


昭也老早就在怀里折腾着不乖了,芥川只得起身,怀抱儿子颠晃着绕着水池走动。

手腕与腰后的带子早已在忙碌中散开,长长的垂下。芥川俯身给昭也捡玩具的时候感觉腰身一紧,随后是失去平衡带来的脚步不稳,抱歉的男声响起在身后,但并没有援手。芥川压住了火气,直到站起来后才牵起自己被人踩脏的腰带。

真狼狈呢。

有些茫然的四下打量着,却也难得没有自暴自弃,如果换做在家他估计早已发难。接近一年的家庭生活磨损了这位黑手党游击队长不少锐气,抛弃了幼稚的自尊与傲慢,就像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一般,刻刀雕琢璞玉也是削筋剔骨,褪去嶙峋,矿石的美从来都在于圆润与规律。多年以后连太宰治也会惊异于自己曾经的学生身上散发出来的,堪称...

灵魂没有义肢。——《闻香识女人》

1 / 4

© 衔尾约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