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啊这样啊想必你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觉悟了

芥:不中也先生你听我说我只是单纯觉得它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lof压画质我还不会拍凑合看吧反正过段时间我就会因为过于羞耻删掉然后重操旧业

当暴风雨来临

当暴风雨来临——

00.没有家的故乡

芥川老师沉默不语的时候,他很像一株植物。他的身上带着法香,艾菊与洋苏草朴拙无华的温带香气,偶尔夹杂着属于东方海域的凛冽海盐气息。我们常常猜测他来自古老的东部地区,就像书中所说的,那里四季分明,适合种植法香,他喜欢吃法香,也和那大伞扇状的植物一样正经而纤细。他体格虽小,却富有张力,个子不算矮,这时常让我们头疼,不得不怀疑人们口中相传的关于他的父亲的所有信息。在学校流传的各个故事版本里,他的父亲永远是个渔民,有经验的男人们从他的眉眼里隐隐看出了他母亲年轻时的痕迹。他羸弱多病,苦涩的草药和温泉漂白了他作为大海子民本该黝黑粗糙的肌肤,人们把他鬓发发尾发白的那一...

我大概什么都不怕吧

我大概什么都不怕吧

小时候过年去乡下外婆家

外婆邻居养了一只驴

拴在门口

从小没见过 挺稀罕

我摸了一下它的大腿

真的只是大腿

然后驴叫了

我跑了

外婆邻居出来了

从此全村就流传着关礼勇摸驴屁股并生还的壮烈事迹

我爸:你还挺大胆那驴没蹬你一脚就是好事(那个年代 被驴蹬一脚 是救不活的(当然现在可能也不能))

我:我真的只是温柔的摸了一下它的大腿 不是屁股

〔中芥〕夜夜

傍家儿给写的中芥车,发上来给大家啃,已获得原作者授权,这里 @森绿松果 (是个狼灭大家最好不要点开可能会自闭)

欧西西请见谅,奇技淫巧上不了台,大家开心一下就行。

)(因为我不太会在lof的正文里做链接所以走评论
这是我唯一一次说一句,只针对这篇文,希望大家不要白嫖,谢谢🌹🌹🌹😨

我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横滨f4偶像天团团员御用洗发水

  

中原中也:沙宣

太宰治:蒂花之秀

中岛敦:飘柔

芥川龙之介:霸王

🐶🐶🐶

本来是想在中也生贺发的,因为感觉里面有某些角色黑的成分,所以还是不要在生日上发这种东西了(生日就是应该开开森森!)……

涉及cp:中芥,太芥,双黑,中红,森太…注意避雷

(如果感到不适请立即停止观看!)

里面都是假的千万不要相信,只有中芥是真的,不带有任何角色性别和地域歧视。
巨型欧西西现场。

走评论链接,挂了跟我说,发现里面有*代替影响阅读的跟我说。

十二日妻.二

*沙雕举动

*所有cp友情向

滴滴滴——窗帘拉紧的室内光线昏暗,手机震动的铃声响起。棉被下伸出一只手摸了半天终于关掉手机闹钟,不一会儿,平坦的被子下渐渐隆起一个人形。芥川顶着被子抱起膝盖,满脸朦胧睡意。

好困啊……

手机时间显示着4:38A.M,依旧处于梦游状态的那人慢悠悠从被窝里爬起来,呵欠连天走向浴室。把薄荷味牙膏挤在牙刷上,对准嘴捅进去然后一点一点磨蹭。芥川刷着牙看着镜中邋遢的自己,一脸苦大仇深,黑眼圈,头发因为营养不良总是毛毛躁躁从未好好打理。他伸手按住头顶翘起的一簇呆毛,放下手呆毛立马又像天线一般高高伫起。“唔……”被白色泡沫装满的腮帮鼓起,芥川有些后悔昨晚没好好把头发吹干就...

十二日妻.一

*#我只想做个沙雕有错吗?


*三四发完


(*新垣结衣太可爱了吧简直就是我理想老婆……


“我去工作了。”

“先生请路上小心。”


中原中也提着黑色公文包走向电梯,终于在按了↓键后深深的叹了口气。


所以这种充满了居家违和感的日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如果一定要追溯,还要从三天前尾崎红叶在办公室里与一脸懵逼的中原干部大人的谈话开始说起。


“什么?要芥川专门住在我家给我当妻子?!”


“啊咧,这可是我们港口黑手党旗下的艺人公司举行的感恩节抽奖回馈活动,中奖的lucky girl可以获得由本公司当家花旦兼港黑主力,众多少女梦寐以求,清俊纤秀的美少年芥川龙之介的『十二日の...

当我们做爱我们想些什么


当我们做爱时我们想些什么。

芥川龙之介第一次看到类似这样的问句是与妹游书展时无意间瞥到的。妹并不是作家村上的狂热爱好者,只因在黑手党就职期间被上级要求学习俄语,便慢慢开始从事翻译工作,前前后后算来已译了不少作品。后来译本出版,以新原银为笔名,将琐事全权交与中原中也处理,兄妹俩人算是撒手人寰自得一身清闲自在。

现在芥川龙之介手里拿的就是业余翻译家新原银俄译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论跑步时我谈论些什么》作品,他在落雨的黄昏完成阅读,滂沱大雨把他堵在了中原中也的家里。

如果把家理解为人类休憩的场所的话,中原中也有许多家。芥川龙之介之前只去过他横滨市里的家,而现在,他呆在干部大人深山老林里的家。这里...

1 / 4

© 氓山姬月 | Powered by LOFTER